司法不应介入文艺的自由讨论/三评范曾名誉权案

意见自由是表达自由的基础。从启蒙思想家以来直至当代人们的共识,都认为不同意见的自由争论是寻求真理的有效途径,这 […]

5 Comments

意見分歧不是侵权/二评范曾名誉权案

侮辱是要使受害人丧失一个普通人应有的尊严,這種效果只能採取無理強制的手段才能達到,所以侮辱的主要手段是暴力。侮 […]

5 Comments

“人格”和“人品”的混淆/一评范曾名誉权案

收藏家郭庆祥在上海《文汇报》发表文章批评画家范曾,被后者以侵害名誉权告上法庭。今年年初北京一中院宣布终审判决, […]

4 Comments

范曾诉郭庆祥名誉侵权案提出一个问题:什么是名誉?

范曾名誉权案一审判决日前出炉,判决被告郭庆祥在上海《文汇报》发表的《艺术家还是要凭作品说话》一文构成侵害范的名 […]

6 Comments

点评陆幽诉黄健翔名誉权案

    前不久,央视女记者陆幽诉曾经的同事、另一位媒体人黄健翔侵权案终审败诉 。此案缘起两年前,黄健翔在新浪博 […]

11 Comments

“书”案质疑

有友人向我通报作家谢潮平因发表纪实文学《大遷移》而遭公安以涉嫌“非法经营”拘捕一案的信息。近日身体欠佳,三天两 […]

13 Comments

《财经时报》为什么受到纪律制裁?

《财经时报》今年7月10日发表《农行常德分行46亿巨额不良资产剥离真相》,被中国农业银行指为“完全是用谎言炮制而成一篇虚假新闻”。两个月后,事情有了进一步结果。9月25日,《财经时报》在网站发布公告,称“上级主管机关决定对财经时报实施停刊整顿三个月的处罚”。感谢陈静,她当即把有关资料传送给我,但我没有立即置评。至今已过了10多天,没有见到官方对此公告内容提出异议,所以公告应该视为可以作为引用依据的文献。

4 Comments

公众人物应该“容忍”什么?/说说尚军名誉权案

因犯受贿等罪正在监狱服刑的犯罪人尚军起诉名誉权案胜诉,在我国司法实践中,并不是对于犯罪人的名誉等人权与普通人一体保护的首例。上世纪末有上海杜春芳案,本世纪初有武汉尹冬桂案,都是腐败案件报道中凭空插进“桃色情节”,以被告媒体对犯罪人原告承担侵权责任结案。

No Comments

侵害名誉权案向媒体“倾斜”的恶劣“标杆”/评央视v海龙案

近年来,在业界流行一种“倾斜”论。据说媒体是代表舆论进行监督的,在此过程中同公民、法人发生权益纠纷,诉诸公堂, […]

1 Comment

且看这起记者犯损害商品声誉罪

新闻记者犯损害商品声誉罪已发生过多起,下面介绍一起: 

 2002年12月某日,某电视台播报了批评性节目“韩先生的烦恼”,消费者韩某投诉说床垫有异味,他的孩子因睡床垫身上起泡并住院治疗。节目中虽未点商品和厂家的名称,却用特写镜头播出了梦宝床垫商标和售后服务卡。

3 Comments

一起奇怪的判决

近有某地报纸报道,当地一家法院对一起由一本书引起的名誉权案件作出一审判决。这本书是由多篇文章组合而成的。原告指其中一篇文章损害了他的已故父亲的名誉,要求作者和出版社承担侵权责任。法院判决此文未构成名誉侵权,不支持原告对作者和出版社公开赔礼道歉的诉求,但要求出版社停止销售此书,并且不得再版发行。

No Comments

“富士康”案点评

魏永征       

来得快,去得快,如同“蹦极”般地大起大落的“富士康”案嘎然而止。从天价索赔3000万跌到1元,从史无前例地(在新闻官司中)冻结记者财产到双方谦和地握手互致尊敬,不过几天工夫,可谓奇峰迭起,令人眼花缭乱。虽然舆论还很激愤,但是作为案件,应该已经告一段落。这样我们就可以来点评一番。

No Comments

《人殃》案的我见

湖北作家涂怀章小说《人殃》被控诽谤案,确实是一件值得关注的案件。

在有关此案的言论中,有的论述单纯从侵犯名誉权行为来评论一审判决,未必恰当。这是一件刑事诽谤案,应当按照我国《刑法》的规定予以审视。

11 Comments

三百元“买料” 港记囚三月

魏永征

8月底9月初,香港又判处了一起记者因偷拍行为而导致的犯罪案件。不过这次案件的罪名不是上次报道的原《东周刊》记者黄某犯的冒充公职人员罪(刊本报8月26日),而是行贿罪,犯罪人是《忽然1周》的记者梁某。

梁某偷拍的其实还不能算是重大的机密事项,只是一部正在拍摄中的电影的场景。这部名为《2040》的电影,因为是著名导演王家伟执导,有梁朝伟、刘嘉玲、张曼玉、王菲等大牌明星加盟,所以备受关注。摄制方“泽东电影公司”为维持电影的神秘…

No Comments

暗访绯闻失风 港记郎当入狱

魏永征

上月,香港记者黄某因为冒充公职人员罪名而被判处入狱三个月正式执行。他的某区议员的资格也随之取消。这个黄某说起来大家也知道,原是今年上半年因在封面刊登女明星裸照在一片谴责声中停刊《东周刊》的副总编辑。不过他犯的案件与此无关。在去年秋天,黄某带了助手去“采访”某议员和他的女助理的所谓“婚外情”,一直“深入”到女助理的住所…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