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前名誉案:言者无责而记者有责

有人在自己微博上转发微信朋友群里别人的言论,发生了一些误解,引起一场讨论。有网友提出:微博言论,只要没有声明或 […]

4 Comments

谣言二传手的法律责任

近日,一个弥天大谎惊动传媒业界。事涉名人,又是女性,非但桃色,而且言之污秽不堪,造谣者似乎颇谙传播之道,显然想 […]

No Comments

27.9%:全国名誉权案件增长创纪录意味什么?

3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周强院长在全国人大全体会议上做工作报告,当天上海《新民晚报》第二版配合会议消息发表的图 […]

No Comments

新闻防腐的重要制度:采编与经营分开

 魏永征    贾  楠 2014年是我国严打新闻腐败的一年。一年之内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简称“总局”)就查 […]

1 Comment

请采访对象看稿改稿有什么不可以?

没有想到,新华社记者请她所采访的陈道明看稿改稿一事,竟然引起如此强烈的吐槽,而且罪名不小:“很丢脸”,“自我矮 […]

1 Comment

公众人物权益“克减”论可以休矣

北大孔庆东教授常在网上爆出粗口,南京广播电视台主持人吴晓平在节目中以“到底是教授还是野兽”为题进行评论,被孔教 […]

No Comments

必须坚持采编和经营两分开的制度

马年岁尾,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就查处《中国产经新闻》等媒体违法违规案件发布通报,这是去年4月以来总局的第五次反 […]

No Comments

孔庆东名誉权案的被告应该是谁?

去年底,北大教授孔庆东告电视节目主播吴晓平和他的工作单位南京广播电视台侵害名誉权案一审败诉,尚待二审,网上议论 […]

No Comments

中庸:中西共循的传媒伦理准则

对年初两起媒体事件的思考 魏永征  贾 楠 没有想到,2015年对于传媒业界和学界来说,是在激烈的所谓“伦理大 […]

No Comments

应该怎样帮助所谓“艾滋病童”?

魏永征  贾楠 12月1日是“世界艾滋病日”。携带艾滋病毒的儿童,作为这种人类至今尚未能掌握有效治疗手段的传染 […]

1 Comment

网络服务商一定能够提供侵权用户的身份吗?

在去年底一起名誉权案终审判决中,新浪微博的经营者微梦创科被判令须向三位原告支付总额将近45万元的赔偿金,包括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