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采访周克华老妈的记者一辩

杀人凶犯周克华被击毙后,有记者第一时间找到周克华的老妈,将周的死讯告诉她,描述她“得知死讯发呆手抖”的模样,还 […]

11 Comments

“一国两区”的智慧

昨日胡吴会,吴提出“一国两区”,有深意焉。 “一国两区”,就是彼岸视中华人民共和国为“中华民国”的一个地区,这 […]

11 Comments

央视对达芬奇密码节目首先应当做什么?

新年伊始,达芬奇家居引发的公案成为传媒界最大热点。2011年夏天央视《每周质量报告》披露的达芬奇家居公司“造假 […]

10 Comments

王勇平犯了什麼錯誤?

王勇平下台,在724“史上最混乱”的记者会后网上纷传,当局还出来辟谣,现在可成为真的了。 下台当然是犯了错误。 […]

4 Comments

今天上海的好版面、好文章、好标题

6 Comments

怪哉,所谓“双起”维权

看见“双起”维权一说,还以为那个地方发生了两起成双作对的有损稳定的维权事件,仔细阅读,方知这位局长要说什么。这 […]

2 Comments

今天四家报纸头版

                   

No Comments

记者做诽谤案(名誉权案)的原告

老朋友江迅告诉我,他起诉的一件诽谤案件胜诉了。事情缘起2年多前,一个姓沈的女人召开记者招待会,诬称江迅拥有某种 […]

13 Comments

你们怎么不吱声呢?

Recorder事件,在网上持续发酵,但也特和谐。其实,此事没有什么可多討論的,因为是非太明确了。我摘引以前几 […]

4 Comments

媒介法九问

1.新聞自由的權利主體是誰?是每個人還是新聞記者? 2.許可制與自由是沖突的還是可以兼容的? 3.中國新聞媒介 […]

6 Comments

温总可以道歉,媒介为何不可以?

昨天新华社播发了温家宝总理就自己谈话中关于岩石分类表述的错误做出更正,向广大读者致以歉意的亲笔信件,网上反映强 […]

11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