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吴虹飞事件的评论是“网民审判”吗?

吴虹飞因微博發佈“炸”论而被警方刑拘,引起舆论一片非议。见到有一家法制类大报刊文对此表示不解和忧虑,要求专家、网民“慢下结论”——

吴虹飞的行为对应哪个条款,需要由公安机关乃至司法机关从各自职权范围内来判定,严格依照法律来进行。至于认定结果是否合理合法,当事人可以通过救济途径来维权,法律监督机关可以监督。无论如何,不能搞“媒体审判”、“专家审判”、“网民审判”,否则就是法治的倒退。

吴虹飞应该怎么处理,当然只能由公安、司法来决定,专家、网民们说得再多,也是没有法律效力的。这是常识。至于人们引用法条,进行对照,说吴够不上什么、够得上什么,这是谁都可以说的,你管得着吗?、

刑法第三修正案确定了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的罪名,这是指明知是编造的恐怖信息而故意传播,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要判五年以下的徒刑。人们说吴的那番连语法也不通的话语,够不上恐怖信息,这难道一点道理也没有吗?

《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扬言实施放火、爆炸、投放危险物质扰乱公共秩序的,要予以行政拘留、罚款的行政处罚。有人说,吴的话够了,她的微博不正是“扬言”吗,不是说要“炸”吗,可以给以行政处罚。也有人说,这也还不够,吴是乱写,话都写不通,证明是一时冲动,不是真的扬言要炸什么,给以教育就是了。这样的讨论难道没有意义吗?

这家法制大报,连用了“媒体审判”、“专家审判”、“网民审判”三个大字眼,言下之意,这样讨论,就是一种违反司法程序的“审判”。

这三个字眼,第一个“媒体审判”是有的,我们明確反对。第二、三个,以前没有见过,是这家报纸的创造发明。

“媒体审判”,或称“报纸审判”,这是西方引进的专业术语,是专门约束专业媒体的。对于各种案件,国家都有诉讼法,严格按诉讼程序办事,诉讼法主要是约束公检法機構和诉讼参加人的。但媒体组织作为传播信息、整合舆论、開展輿論監督的专业机构,应该自觉遵守诉讼程序,按照法定程序进行报道和评论,以免干扰了审判程序,损害法制尊严,也不利于向羣众普及法律知识。要求一家媒体具有这样的专业水平是理所应当的。

反对媒体审判的核心,是反对有罪推定。无罪推定是一项基本人权,我国刑诉法规定,未经人民法院依法判决,任何人不得认定有罪。在法院判决之前,媒体纷纷断言此人有罪,或者即使不用“罪犯”等词语却按照已经犯罪的语气进行报道,这就是媒体审判。媒体审判不一定会干扰法院审判,但是这样报道显出你这个媒体不专业,有损嫌疑人、被告人的人权,也给羣众造成了先入为主的影响。这是我们要坚决反对的。

至于对于某些已经确定并已依法公开的案情,或者是已经发生的法律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