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宛男:美国第二大报易主 敢问纸媒路在何方

从2007年7月,默多克的新闻集团斥资50亿美元收购《华尔街日报》,到今年8月5日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出资2.5亿美元收购《华盛顿邮报》;从刚刚披露半年报的新华传媒今年上半年盈利下降49%,到同期浙报传媒盈利预增50-60%;从美国到中国,纸媒行业这一系列翻天覆地的变化,说明了什么?又预示着什么?

六年前,默多克收购《华尔街日报》(准确地说应该是道琼斯集团,华尔街日报是其中最主要的媒体),引起的震撼还不那么强烈,这既是因为收购者本身也是“业内人士”,更是因为出资高达50亿美元,说明市场还相当看好报业。六年后,电商贝索斯收购《华盛顿邮报》,出资居然仅2.5亿美元,被收购的还是报道水门事件的美国第二大报(第一大报为《纽约时报》)。再稍作分析,目前华邮公司市值约为44亿美元,但包括《华盛顿邮报》在内的出版业务市值才2.5亿美元(大部分市值集中在教育、电视等领域)。报业衰落至此,叫人情何以堪!

再看看我们这里。刚刚披露的新华传媒半年报显示,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8.11亿元,下降0.23%,实现净利润3341万元,下降48.7%,每股收益仅0.032元,这靠的还是4000多万来自委托贷款的收益,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才935万元,每股不到1分钱。看看股价,从2007年借壳华联超市时最高近60元,目前才5.50元多,纵然除权后跌幅也超过70%。而众所周知,新华传媒是解放日报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在全国报界绝对属第一阵营。相反,今年4月刚刚完成重大重组,出资32亿元收购两家网络游戏企业杭州边锋和上海浩方的浙报传媒,今年中报盈利预增50-60%,增长原因就是因为两家游戏公司纳入合并报表,游戏业务增长高于预期所致,按增长55%(1.73亿元)计算,每股收益为0.291元。目前新华传媒市值为58亿元,而浙报传媒市值已达174亿元,后者已是前者的3倍。

美国第二大报易主,而且以这么低的价格被收购,再一次抛出这样一个问题:敢问纸媒路在何方?

可以选择的道路也许有那么几条:

一是纽约时报的“收费墙”模式。8月1日公布的二季报显示,当季纽约时报公司实现净利润2010万美元,而去年同期该公司亏损8760万美元,扭亏为盈的主要原因是网络付费阅读。二季报显示,公司旗下《纽约时报》和《国际先驱论坛报》等主要媒体的网络付费订阅者达69.9万户,增长35%。但中国的纸媒要设立付费墙并不容易,别的不说,同质化竞争、“千报一面”就是主要障碍。

二是退出上市公司。对于未来纸媒的出路,《华盛顿邮报》CEO及发行人凯瑟琳-薇莫斯表示,他们正考虑是否让报纸继续在华邮公司旗下运营:“上市公司有削减成本与盈利的压力,但新闻工作却是一项使命,也许让报纸在一家公开上市的公司旗下运营并不是一个好主意。”引人瞩目的是,收购《华盛顿邮报》的是贝索斯个人,而非上市公司亚马逊。让身价达200多亿美元的贝索斯出2亿多美元,来“养”一家报纸并非难事,而如果是上市公司亚马逊,就得把利润最大化放在首位。关键是贝索斯在“致华盛顿邮报员工”信中所说:“这份报纸依然是对读者负责,而不是对报纸所有者的私欲负责”。于是有人联想,贝索斯收购《华盛顿邮报》后是不是会让它私有化,即从股票市场退市。由此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