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一日游之一:一次封闭式旅游

8月中旬我去丹东开会,会后有一项余兴,就是去朝鲜“新义州一日游”。

先简介一下地理位置:丹东原名安东,与新义州在鸭绿江口隔江相望。鸭绿江迅速收窄,在丹东市区比黄浦江宽不了多少。再往东北江面更窄,有所谓“一步跨”,当然一步是跨不过去的,形容而已。

在夜间黄浦江两岸是一样的辉煌,而在鸭绿江两侧完全不同:北岸灯火通明,南望则一片墨黑,看不到什么亮光。

两国两城靠桥连接,现在可以见到三座。一座是断桥:只有北岸一半,到江心就中断了,是当年被美军炸掉的,当然不会炸得如今这样刷刷齐,谁也没那么高技巧,不过也说明美军只炸朝鲜这一边,没碰中国这一边,留下来给我们怀古。一座是今天通行的铁桥,建于战争年代,东侧是铁路,单轨,西侧是公路,两车道,目前中朝陆路交通主要就靠此桥。再一座正在建造的斜拉索桥,远远望去挺壮观,尚在建造,问当地主人何时建好,说不知道,“这不是我们单方能够决定的”。

出发前一天,会务组织者要求,手机、电脑,以及一切有无线电设备的器具一概留在此间酒店里,照相机可以带。我们一行十多人,算下来只有两个人带相机,全靠它了。

早上,我们就坐客车从铁桥过境。从丹东出关,到新义州再办入关。车到江心,中方导游叫一声:大家坐好啦!话音未落,汽车顿时颠簸起来,原来中方一侧桥面平整,进入朝方,就全是坑坑洼洼。为什么不修好一些?“这是人家的事。”

按照一日游计划:瞻仰领袖铜像,参观化妆品厂,游览妇女公园,午饭,观光商店,参观美术馆,参观幼儿园,观看儿童的精彩表演。似乎也挺丰富的。不过一天兜下来,竟然没有直接接触甚至可以说没有见到一位朝鲜的老百姓!

入关倒是挺简单的。一踏上朝鲜的陌生土地,我们不无兴奋地观察周围的一切:宽阔的大街,簇新的橘色四层楼房,但是就看不到一位行人,楼房的门都不开在路边,窗子也都没有打开,阳台上放着花,但看不见一件晾出来的衣物。

我们迫不及待留下第一照,但一架照相机出了麻烦。导游过来说:你这照相机把远处的警察拍进去了。按照我国法律规定,是不许拍摄警察、军人的,请把这张照片删除。打开相机显示屏一看,果真发现一个一厘米多高的身影,这就是远处的警察。于是连忙遵命删除。我们非常佩服这位导游的明察秋毫。

我们再想走过去,走近楼房或者走到楼房后面去看看。导游叫住了:走吧,去瞻仰领袖铜像。

瞻仰领袖、参观工厂,不必说了。那么妇女公园总该有游人吧,要不怎么叫公园呢?是的,有游人,但是不多。我们看见几个女孩在荡秋千,就拍摄下来。这倒没有禁止,不过再仔细看看,她们都穿着簇新的朝鲜民族服装,美则美矣,那么朝鲜女孩都是这样浓妆艳服来逛公园的吗?后来这些女孩也不见了,无从查考。

吃饭,是设在入境口外的专门餐厅,全部是来一日游的中国人,再有就是服务员和歌手。饭后跑出来看看,外面空无一人,大门拉着铁栅栏,看得见鸭绿江大桥,从这里拍摄中国是一个角度。另一边则是购物部,当然也只对外国人开放,全部人民币标价。

我们就这样完成了全部旅游计划。大客车把我们拉来拉去,没有经过一条开着商店的街道,也没有见到来来往往的行人,仿佛进入了一个人迹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