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看东方早报 悼念马达前辈

昨晚抵家尚早,早起下楼取报,一眼就看见《东方早报》悼念“报人马达千古”的头版版面,十分震惊,也十分难过。一路上楼,我所知道的马老(他在位时,人人称他老马,从来没有“马总”一类的称呼)任《文汇报》总编辑时的大事:发表《于无声处》剧本,刊登小说《伤痕》并开展讨论,拒批《苦恋》以及他对新闻改革的许多卓越见解,还有我与这位领导、师长的私人交往,如同电影般地在脑海里迭现。回家翻看新闻版,没有见到讣告,我想马老昨晚刚走,发讣告还来不及,不久前陈念云老人也是过几天才发讣告的。我粗心,只翻了A版就有事外出了。直到午饭后,我才发现,原来《东方早报》在B版“文化”版上给了马老整整七个版!其中,既有马老生平业绩的概叙,又有他的后辈、部下的追念。它所选登的《马达自述》(已故贾安坤兄为此书出版出了大力)中《舆论监督为何难》,确实是他的新闻思想中的核心论述。特别是:“早报”首次发表了马老最后传世的思考《马达十讲》,这比去年复旦大学张志安博士访谈、在《新闻记者》分两次刊登的文字更为系统、更为完整,是这位为中国新闻业贡献了毕生心血的报人留给后人的宝贵精神遗产,值得我们永远地珍藏、学习。还要提及,“早报”选登的照片也是经过精心选择,是马老最有代表性的形象,马老走后如果有知,一定会感到欣慰的。所有这一切,都是在夜半几个小时内搞定的。我对《东方早报》此举感到由衷的钦佩。

谨转贴“早报”的4个版面,寄托对马老的深切哀思。

由于可以理解的原因,“早报”没有写出马老另一个重要职务:中国新闻学会副会长。马老的新闻生涯虽然主要在上海度过,但是他的影响力及于全国。